Friday, September 21, 2001

出行大吉

雖然之前去過一次新疆,但只到過省會烏魯木齊,去天山天池和一號冰川都只能跟當地之旅行團.手上謹有的資料是一本1997年由一個台灣人出版之絲路旅行書,和知道深圳有來往烏市之航班而己.

加上因為在之前一直在廣州工作,準備時間不多,所以我對這一趟將要出發的新疆之旅可說是所知不多,情況有點像說走就走般,出發時對行程細節一點計畫也沒有,只知先到了烏市的紅山賓館才算,感覺就有點像古代哥倫布出發尋找新大陸似的,不知將會遇上甚麼事情.

買機票

可是因為時間愴悴,我趕不及先在大陸訂機票,只好在我家附近的廣東旅行社訂深圳飛烏魯木齊的機票,一問才知一程要RMB2400多,來回便要RMB4800多,貴得要命.

我知道大陸民航之班次及票價都是先由國家民航局計畫好的,可是因為市場競爭激烈,各航空公司都會自行推出折扣機票來爭客,於是我便去問中旅社機票部有無特價機票賣,他們死口硬說甚麼遠程機票沒有搞特價優惠,飛新疆的機票票價和廣東旅遊都是一樣,最後還是因貪方便去廣東旅行社買機票.

第二天去拿機票時,看見回程票上注明機位己經確定,但那些職員卻說不清楚回程當地民航局之做法,最好還是要自己去再確認機票.即係點加,張票已經註明了,但還要人客自己去確認有位,可是根據以往經驗,在大陸很多時白紙黑字的事情也不算數,機票這事還是要注意一下.

到了出發那天,我坐火車過咗羅湖,去到深圳華聯大廈民航售票處之民航大巴發車站坐民航大巴去黃田機場,等車時多口去民航售票處看看,才發現有大量國內航班機票打五至八折發售,真是吹漲,去到機場又發現那裏之航空公司櫃位也有打折機票賣,以後真是不要信中旅社在香港買大陸機票.

真是不巧,入閘時又發現原本是南方航空之飛機又改為新疆航空,入閘後廣播又說該班機因甚麼機械故障,航班又要延吾兩個多小時,無奈只好拿部MD出嚟聽,點知電池又放在行李中寄倉去了,於是無所事事地坐在候機室裏發呆.這時我感到有點出行不利.

中國特色的機場候機室

我國有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當然也會有具中國特色的民航習慣,其中一例就是大陸人坐飛機,不論行李大小輕重,全都不會拿去寄倉,而是都當作手提行李帶上飛機.

這大概是對航空公司的托運服務缺乏信心,小則怕到達後等花時間長候領取行李以至費時失事,大則怕行李被破壞爆竊.於是整個候機室地上都放滿行李,加上剛好有幾班航班因事延延誤,使候機室擠滿了不耐煩的旅客和隨地亂丟的行李,情況有如走難一般,故此產生了具有中國特色的機場候機室.

一如所料,當廣播說出"乘坐xxxxx航班,前往烏魯木齊的旅客,請前往第xx登機口登機”時,所有久候至極不耐煩的尊貴旅客,一致即時行動,一擁而上,大包小包的沖到登機閘前,爭先恐後你推我撞地辦理登機手續.當然我也當仁不讓地往閘口衝過去,雖然我的大背包已經寄倉,上機的只有一個小背囊,加上年青力壯,又先知先覺地坐近登機閘而占了先機,還是要經過一輪奮戰,幾經艱辛才能順利登機.

叮噹的百寶袋


上了機後安坐位中後看著旅客們拿著沈重的行李上機,因為人人都帶了不少的行李上來,於是機上原本用作擺放手提行李的行李架很快便擠滿了,那麼遲來的人怎麼辦好?東西放那裡好?

既然自己座位上的行李架被別人占用了,那就只好放在別的行李架上,但若是別的行李架都放滿了,尊貴的旅客便有受委屈的感覺,那就理所當然地黑著臉去找空姐發火,奇怪在她們總有辦法把所有的行李都妥善地安放起來,明明行李數量應遠超行李加空間,難道她們會變法術,還是叮噹給了她們一個百寶袋?

最後終於抵達烏魯木齊,飛機一降落,眾旅客便急不及待地從座位彈出來,不理空姐們勸阻,忙著把行李從加上弄出來,準備飛機一停定便可以最高快速度下機.於是一時間通道上擠滿了人和行李,突然間滑行中的飛機急頓了一下,所有擠在通道上的人便失了平衡你推我撞地東歪西倒.

跟著飛機便在停機坪上停定,然後機倉門打開,乘客便拿著行李爭先恐後地蜂擁從樓梯車衝下去,而我因坐在機倉中間,加上我被通道上的人困在座位中,要費一陣子的工夫才能掙扎離開機倉,當我成功走下停機坪時,先前在等候的巴士已經客滿開走,無奈只好等待下一輪的巴士,不知是否只有剛才離開的那兩輛巴士在運作,加上剩下來的旅客已經不多,所以要等好一陣子才有一輛巴士回來,我和其他旅客和剛從機上下來的機組人員趕緊登上最後的巴士,往機場大樓進發.

果然是"執書行頭,慘過敗家",我是最後一批於客從行李帶處領回我那個隨了我多年的藍色大背包.

巴士旅行社

可是從飛機降落到行出機場大堂時已差不多一個小時了,那個民航大巴會不會等得不耐煩或是客滿而發車了?要知九月中旬時新疆已過了旅遊旺季,前往烏市之航班已是不多,加上這時之航班旅客大多是因工出差或是以商人居多,都是些"大款",他們多數一下機便打的走了.萬一民航大巴也開走了,下一班車要等再有航班抵達才會開,出那我就只好也要花百多塊錢去打的了.所以我便趕往車站,哈!運氣好始好轉了,那巴士還未開出,我一登車後便發車了.

理所當然,趟大的一輛巴士上乘客不多,所以要等到最後一人才肯開車.車上有一位負責賣車票的年輕漢族小姐,奇怪的是不論是國營私營,還是大巴中巴,車上賣票的都是"大娘",那有年輕漂亮的小姐做賣票.原來是有因由的,她賣票給我後,見我"與別不同",即是個在淡季時外地來玩的旅客,實是一頭在秋未冬初難得一見的"肥羊",不容錯失,便向我加重力度推銷當地旅行社的旅行團.

然後又問我在那裡下車,我便說想在市中心的紅山賓館下車,跟著她告訴我一個"好"消息,那紅山賓館剛好在九月初給市政府關門大吉,並把所在地皮收回來發展物業,於是她便特別介紹一家老字號的國營涉外賓館,並給我一個特價標間,打折後實收二百多元,比以前紅山賓館只收五十至七十元的標間真是差天共地.

還有最大的麻煩是紅山賓館既已關門,原本在那裡的旅行社也不知下落,那麼怎樣才可以找到我的廣東朋友,以後行程又怎麼辦好?

 朋友不見了

終於到了新疆,但抵步才發現原本想投宿之紅山賓館已經倒閉,無奈地經民航巴士上那售票小姐介紹,由那民航巴士送往一間位處"市中心"之"老字號"國營賓館,抵達後才發現那所謂三星級賓館既破舊,房費又貴,要二百多塊人民幣,不論質素或是價錢均比以前那紅山賓館差得遠了.

在車上問過那小姐紅山賓館內裏之旅行社搬遷到那裡,她告訴我它們不是關門大吉,就是不知搬到那處了,那就很難再找到從前的舊朋友.雖然說不上是很熟的朋友,但我曾經應承過如再回來時便住在紅山賓館,到他工作的旅行社找他,現在才事隔才兩年,想不到紅山賓館已經拆卸,故友已是各散東西,在有點因不能再見而感到可惜時,心想或許人家早已把我這種到此一遊的遊客忘掉了.另外又想到有大陸經濟發展之快,連遠在西北邊陲的烏魯木齊也逃不過.

既然找不到從前光雇過之旅行社,又聯絡不上之前那些旅行社朋友,只有自己想辦法.可是因為之前準備不足,沒有找到關於北疆之旅遊資料,假期又不長,時間不容許自己乘班車,找便車的前去北疆,倉猝之下只好在晚上再找那民航大巴上那小姐,再經她介紹參加了一個在第二天早上出發的北疆喀納斯湖旅行團了.團費要八百塊人民幣,為時四日三夜,包全程酒店接送,景點門票,除在喀納斯湖區外,標間住宿...真是省時方便.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