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5, 2001

星光夜市

(2001年9月25日-26日, 烏魯木齊 西部大酒店)

拒絶做鴨

從喀納斯熬車回到烏魯木齊,差不在第二天近黃昏時車子才到烏魯木齊,從石河子至烏市的高速公路轉入烏市的河灘快速公路前,導遊小姐便問我們要在那裡下車,各人都說出目的地,就只有我沒有訂酒店而沒有目的地,這是因為之前的那間實在是太差勁了,紅山賓館又已關門大吉,這一次想在烏市近火車站一帶自己找找.

可是導遊見有機可乘,大力向我推介各大筍酒店,可是上次在民航大巴上的遭遇,使我有了戒心,只要他們把我放在火車站附近的烏魯木齊賓館就成,那知司機卻說那一帶現正搞工程停不得,而那導遊又知我是人生路不熟,看準我一定是無可柰可地接受她的好意,大概她心中也想著這單生意十拿九穩了.

我知這一次要是再拿打不定主意,又很有可能住進另外一間垃圾酒店給人屠宰.如此下去便會失去了選擇的空間,整個旅程便會給當地的黑心生意人牽著鼻子走,失了自主權,一個不好這個旅程便會變成一個接一個的昂貴國內鴨仔團之旅,實非本願.於是便謝絕了導遊的一番好意,請司機在火車站附近的長江路給我下車.

而是我一直就不喜歡鴨仔團,尤其是國內之鴨仔團,皆因團友多是一班濫用公款白吃白喝的國內同胞同行,他們美其名是出外公幹開會,因利成便順道旅遊,實情是以權謀私,濫用公款,浪費金錢的一班蛀米大蟲,這種行徑我真是看不過眼,我想國內公費旅遊成風,跟香港人習慣的請假自費旅遊,反映了香港跟大陸的社會文化實有很大差別.

打從我先前下機開始,先是市內唯一的背囊友旅館"紅山賓館"關門大吉,然後是被民航大巴上的售票員騙進一間搵笨酒店,店員對新疆旅遊交通不知是真是假地"一無所知",迫於無奈只好去參加旅行團去北疆.

幸而整個喀納斯的行程中除了坐車是"集體活動"外,吃飯遊玩都是各自行事,導遊和眾團友的存在都是可有可無,不用和他們多打交道,這個旅行團只不過是一個來去勿勿的"交通住宿團"而已.要是現在再次接受導遊的好介紹,只怕又會再次跌進這旅遊一條龍服務中,週而複此,最後又要參加鴨仔團,這過程就好像一個定律一般,所以就硬下心腸,立定主意破道出世,好好利用餘下在新疆的日子,不怕煩麻也是做個自由背囊友,發誓不再作鴨仔.

烏魯木齊市一景
星光夜市

再說那司機,大概為了不付高速公路費,快到連接烏市河灘快速公路的公路出口收費站前轉到旁邊的小路去.於是連同送團友回到各自的酒店而在市內轉來轉去,加上在小路上塞車,共花了兩個多小時才把眾人送回,最後剩下我一人,他見導遊花了個多小時始終不能說服我去住他們介紹的"筍"酒店,才老不情願地把我放在長江路.

我落車的地點距離火車站和烏魯木齊飯店還有幾個街口,可知大陸城市的街道設計不比香港,長江路可是一條主要大街,由街頭到街尾足足幾百米,足比香港的街道長一兩倍,幾個街口不是要行幾十分鐘.

本想去看看火車站旁邊的新疆賓館,但剛好一下車就看見前面有一座名叫"西部大酒店"的大酒店,外表看來很是新淨,我想省點腳力,便入去看看,發現一間標準房只要二百塊錢,房間又很新淨,一問下才知開業才一年多點,大概是響應中央"西部大開發"而來的投資,眼見條件合適,又剛舟車勞動完畢,二話不說便決定入住,別的不忙先去洗過熱水澡舒服一下.

幾天沒好好休息洗澡,沖完涼後便覺得肚餓,便想起從前曾去過的五一路星光夜市.走到街上時都差不多是晚上九時十時許了,在酒店大門往旁邊一看,看見酒店旁邊路口處有一些小販賣水果串燒小食等,便過去看看,才看見那路口內是一條長長的小街,街上掛滿了一串一串的小燈泡,望上去就好像是點點星光,內裏頭全是賣小食的,還有蘭州拉麵,四川麻辣鍋和麻辣串,新疆烤羊肉串,辣子雞和烤全羊等等,我問問小販這裡是甚麼地方,真是巧合正好就是那個星光夜市了,今次誤打誤撞正好住在旁邊,一定食神.

飛機票訂好未?

第二天起床,本想立刻退房去客運站坐班車去天山的巴音布魯克去,可是醒來時已差不多到中午,心想反正車子應在早上全都發車了,便打電話到之前那旅行社,想問問天山情況如何,那知他們答道前天山上已開始下雪,現在再沒有團出發到天山伊犁線,想去就要等下年才有團隊出發.

我心想我又不是要跟團,但最快要明天才有班車,便想先把機票位子確認,可是找電話到民航售票處,不知是我的普通話不成還是甚麼原因,那邊硬是說機位不能確認,要麻煩我親攜機票前去給他們看看,別無他法的我只好走一趟.

到了酒店地下大堂前台,順道問問客渾站在那裡,便跟服務員聊起來.我跟他們說起要到天山那處看天鵝湖,才知道新聞報告山上已下起大雪,過幾天便要封山了,要是我去到後趕不及在大雪封山前回來,輕則要在山上滯留好幾天,大則有可能被困在天山上過冬,那麼這次橫越天山的行程豈不是要放棄.

先不管這事,先到民航售票處辦好機票再說.那知到了民航售票處,那些職員拿我的機票看來看去,又在電腦查看一上,花不了一兩分鐘便告訴我機位在購買時已經訂好了,不用再作確認,還奇怪道國內航班一向不用搞再確認,因聽我說機票是在香港旅行社訂才要我拿來給他們看一下,好親自過目,放心不會弄錯云云.就這樣機票便搞掂了,可是我心想廣東旅遊真是有點那個不知所謂,賣票給客人但自己連機位是否訂好了也不知道,最後又是搵我嚟搞,麻鬼煩.

買火車票

機票搞掂後就要為下一站的目的地心煩,既然巴音布魯和伊犁去不成,天山天池和吐魯番在99年時已經去過,大概只有南疆可以去.可是南疆遠在千里外,現在距離機票回程時間只一個星期多點,走一趟來回時間略嫌不夠,大概只可走馬看花.若困不去外面走走,整個星期待在烏魯木齊發呆,那麼豈不是花幾千錢坐飛機來o訓覺,更不是超無聊百痴晒錢.於是最後還是下定決心去南疆,見識一下喀什回疆風光.

既然時間無多,就趕緊去買火車票.南疆鐵路在2000年中完工,從烏魯木齊經吐魯番,庫爾勒,庫車到喀什,全長不過三千公里,從烏魯木齊到喀什,坐座快客列車不過一日一夜就能到達,雖不及飛機快,可遠比臥鋪班車快捷舒適,而且火車硬臥票價錢不過二三百塊錢,是去南疆最經濟舒適的交通方法.於是我一決定好就馬上跑到火車站買車票.

坐巴土到達火車站已是下午五時多了.走入火車站大堂發現內裡有很多人在排隊,門口和大堂裡有公安把手,他們手上都拿著一根尺許長的木棍,在排隊的人當然按照中國獨有國情,人貼著人,你擠我擁地往前推撞著.

我走進去時看見大門旁掛著一個牌子,寫著不得攜帶行李提包入內,跟著見到一名民工拿著一個大包想進去,便給門口的守衛截著,要他存包後再入內,那民工當然想省掉那幾塊錢的存包費,賴著不肯就範,便給那公安用棍子轟出來,我看得為了咋舌,然後我也趕緊先把小背包拿去寄存.

入到大堂後便要排長龍,一條隊大約有十多二十人在等,不佑為何隊伍移動極之緩慢,如是者人擠人便等了差不多大半個鐘,於是我便把那本旅遊書拿出來看打發時間,那知有一個老鄉見我不為意竟想在我前面插隊打尖,我當然不許,他又要賴著不走,於是我叫大堂內的公安來幫助,那人見之面色一變悻悻然離去.這人真是賊佬試沙煲,欺善怕惡.

如是者又過了十多二十分鐘,我的位置越行越前,終於就到前五名了,可是我偶然往售票窗前一看赫然看到每個窗口都有一個牌子,寫著指定的服務時間,而現在所有的窗口都是快要在下午7時停止服務,由旁邊其他的窗口接棒,而過不了十多分鐘就要7點了,要是還不到我就停止賣票,那我豈不是會前工盡費.

心中越是著急,眼看應該趕不及了,心想要不要往旁邊排隊,可是其他窗口前已擠滿了一些在查問車票和一些在撕混的閒人,根本沒有人在排隊,我想可能一會兒轉更時那些維持秩序的公安會作出"和平過渡"的安排,為免我自行轉隊而被人誤會擾亂秩序,被人亂棍打死,於是還是待在隊中,靜觀其變.

可是到了7點時,那些窗口快要轉更,大堂的公安們還是視若無視睹,各自在聊天,眾人一見窗內售票員收拾下班,大家便趕緊轉移陣地,擁往旁邊快要開票的窗口前,於是便是一陣混亂,當然又有很多人混水摸魚打尖,於是在塵埃落定時我又再排在十名左右了,心中很不服氣,可是見原先的隊伍已面目全非,有些本來在我前面的現在竟然排在我後面,那些公安一點動作也沒有,只好無奈再多等.

在那一列售票窗口上面有一個大型電子顯示版,表列出最新的列車座位情況,眼見明天後天前往喀什的硬臥已差不多全部售罄,只有一兩張位子餘下,要是排到我時剛好售完,要等上好幾天,那就不夠時間去喀什了.

於是心裡更是著急,終於到了第二,眼看快要到我時,突然有人走到窗口旁邊想使橫手插隊,我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竟然有人這麼PK要食我頭啖湯,真是忍無可忍,我叫那人不要打尖,他當然充耳不聞,於是我只好叫公安叔叔出來,公安叔叔正好閒著無事,一見有人可打,便氣沖沖地揮棍前來,嚇得那人跳命去了,我心中大是痛快,要是公安叔叔略施小懲就更好了.

望穿秋水,千呼萬喚,終於到我買票了!可是這時明天後天和大後天的硬臥票已全部售罄,我沉吟了一會,本在考慮坐火車還是去坐巴士,可又不知巴士的票價和時間,要是去客運站問完不成,再會來又要慘受排隊折磨之苦.沉吟了不到一分鐘,後面排隊的人已在鼓譟,當下打定主意,這一次就豪一豪,買了明天下午發車的軟臥車票,承惠五百大元.

千辛萬苦,等了又等,終於把車票弄到手,為了好好慶祝,於是當晚又到星光晚市大吃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