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2, 2001

北疆旅行團

(2001年9月22日, 布爾津)

面包車旅行團

        第二天大清早八點多我便跑到酒店大堂等車子來接,等了半個小時,旅行團之導遊小姐打手電來說因要接載客人,現正趕來.要知新疆遠在北京以西幾千公里,有約三個小時的時差,這時才是新疆時間六點許,一大早天寒地凍還未睡醒便要起來等出發,還要乾等差不多一個小時,氣死人了.

        可是心想這團有很多團友,車子就算不是一輛大巴,最少都會是中巴車吧,應該可以坐得舒舒服服,在車上好好地睡他一覺,那知結果來了一輛已經擠滿人的金杯面包車,剛才來電的導遊小姐跳下車來,把我弄進了車子最後排僅餘的一個座位上,旁邊坐著兩個身材略為豐滿的山東"姐姐",為甚麼不是年輕貌美的小妹妹啊!剛上車時那山東姐姐一看見我便雙眼放光,喜孜孜地說甚麼來了一個小弟弟,我心想"見鬼!吾好搞我!".

        在這旅行團中,除了男司機和女導遊外,就只有我是一個人了.其他人有兩位大伯是湖北武漢財政局來烏市開會的,車上坐我傍邊那兩位大姐是從山東青島來替公司追收欠款的,還有一家三口從上海來旅遊的年青夫婦和他們剛入讀小學的兒子,另外還有兩個我忘了從內地那裡來的阿姨.
       
興奮地大叫

        於是一伙共十多人便擠在這輛面包車內向著北疆前進,車子先走上將烏魯木齊市東西分隔的河灘高速,然後再駛上連接天山天池的高速公路,可是過了兩三個小時的車程後,高速公路跑完了,車子走上了連接北疆阿勒泰地區的普通公路,兩旁都是大片的沙礫荒地,起初的一段還是鋪了柏油的路面,可是過了不久,因為日久失修加上先前夏季時連場大雨沖刷路面,路面上的柏油大都經已損耗去盡,下面路基的土石得多也都被沖走了,於是路面上開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坑洞.

        我們這輛擠滿了人和行李的面包車,在差不多超載的情況下在破爛不堪的路面上飛馳著,還時不時因車輪走過路面的破洞而便整個車子跳起來,有幾次還把整車子的人都拋起來.起初車子一顛簸時,大家便像玩過山車般大叫大嚷,高聲尖叫,可是過了不久大家便叫得有氣無力,跟著更加無聲無氣.

        大概應該是見還有四天的行程,要是從頭到尾都要這樣興奮,還未到喀納斯湖便已累死了,於是只好把嘴巴閉起來,省點力氣,從中也可見我國同胞的適應能力和忍耐能力了.

        可是因為我坐在車子的最後排,不止顛簸得特別厲害,還加上車廂後面比較陜窄,於是坐在我傍邊的那兩個大姐不單止顛得七葷八蒜,不時整個人被拋起,一頭撞到車頂而嬌奼頻頻,還要東傾西倒地壓過來,為之難頂.我心想共有四天車程,除了路途顛簸外,還要提防被鬼壓,真不知這幾天要怎麼樣過.

(北疆公路,離烏魯木齊約三個小時車程,背景隱約可見的是天山的雪峰)

廣東人真富

        在破路上跑了不久,眾人便大叫不行了,要司機停車休息一下,當眾人下車忙著在一望無際的曠野上找隱蔽的地方方便時,我回頭一看剛才走過的路,只見在遼闊荒涼的大地上有一條直筆的一條公路,從遠方雪峰連綿的天山山脈處伸延過來,頭頂上的藍天漂浮著一片片白雲,北方吹來一陣陣涼風,這大概是北疆風光吧,就讓從東方大城市來的大伙兒一路顛簸地前進,好好地體驗一下西北塞外荒野的刻苦.

        如是般走走停停,我們就這樣地在一片荒野上跑了十多個小時,路上往來的車輛很少,間中只有一些從喀納斯返回烏市的旅行車,其中有一輛是豪華大巴,車上坐滿了從廣東中山一間公司包團來的攝影發消友,剛好在我們停車休息時遇上.

        在兩車團友各自忙於找廁所和暈車浪大嘔其吐時,我和其中一個廣東團友搭訕,他說道他們離去時在喀納斯的白樺樹差不多全都轉為金黃色了,我們到達時應該是最好的季節,真是難得有一個好消息.原來他們的行程共有七天,除了多一天留在喀納斯拍照外,其餘兩天是因車子太大,為免行車太顛而跑得太慢而在路上耽誤時間.要在如此路況上多顛兩天,對於來自大城市嬌生慣養的大爺大小姐們真是難過了.
       
麥當娜來了

        直至快黃昏車子才駛進一個叫布爾津的小鎮休息.這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小鎮,只有兩三條大路,從公路進入小鎮要經過一條小河,過橋後是一個中石油油站,跟著的大街兩傍是一棟棟兩三層高的水泥樓房,相隔一條街的一個十字路口就是市中心了,整個鎮看樣子是大約是七八十年代時的建設.

        晚上我獨個兒吃過晚飯後,這時天色已差不多全黑,我無聊地在鎮上閑逛,市中心十字路口處有一間戲院,門口掛著一面橫額,上面寫著甚麼著名北京歌舞團表演,門口放著的一張海報裏有著幾個衣著搖滾加老土的男女,還不斷大放著一首八十年代的歐西流行曲,好像是麥當娜的歌,叫人買票入場.我想這種娛樂大概是小鎮年輕人在平淡無聊的一年中最期待的一件大事,就像當年香港人期待電影"鐵達尼號"上演或是現在"F4"的演唱會和"流星花園2"一樣吧.

(到了布爾津鎮的外圍,已可見到秋色了)

面包車的生意經

        因我是團中唯一的獨身旅客,我便被安排和開車的師傅住在同一房間,少不免和他聊聊天.當他知道我是獨個兒從香港來北疆旅遊便大感有趣,跟著我問他開了一天車辛苦否等等,才知道他剛從天山伊寧出團回來,第二天便接到電話要再出團.

        然後他又告訴我這台車子是他自己的,因為一般中小形旅行社沒有自家車子,只有國旅才有財力支持一隊旅行車.要是當有旅行團要出發,旅行社就找司機和安排車子,於是做就了不少個體戶開車子送團,其中很多都是之前幫國旅開車的師傅,因為他們比較熟路,所以現在他們都發財了.

        發財的當然包括現在給我們開車的師傅,他於數年前就把握這次機會,自己買一台車子做老闆去也.一輛金杯面包車成本要十多二十萬元,聽師傅說只要兩三年便可以回本了.

        他又說北疆因為落後,所以路最不好跑,我問他要是找一輛豐田越野車會不會好一點,他說當然會舒服一些,於是我問他為甚麼不買一輛豐田開,他答道一輛面包車可坐十人,而越野車只可坐四人,加上面包車每一公里只要兩元車費,而越野車卻要三元,若要一趟伊寧或是北疆就跑二千多公里,收費就貴得多了.

        加上面包車出團的機會遠比越野車多,不愁生意.而且面包車師傅因有導遊隨團,不用和旅客搞關係,而租越野車的遊客通常不會請導遊,只有師傅一人,一邊開車一邊又要招呼人客,十分費神,加上現在少了外國遊客,能負擔昴貴的越野車費多是國內新出頭的暴發戶,又麻煩又難招呼,所以不論在商言商還是自己舒服著想,都是開面包車化算.

        聊了好一會,因為明天要一早起床趕路,加上晚上凍得很,於是趕緊鑽進被窩睡覺去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