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8, 2001

喀什

(2001年9月28日-29日, 喀什 色滿賓館)

絲路主題公園的終點站

真是意想不到我竟然來到南疆之都喀什.在以前喀什一直是我心中一個遙不可及地神奇領域,可是鬼便神差的成為這次新疆行的一站,人生命運本就是難以預測計算,總是在不為意之間予人意料之外的安排.

來到喀什時是一個懶洋洋的下午,他跟烏魯木齊和其他新疆的城鎮一樣,夏季旅遊旺季時是全年最繁忙的時候,不論是打工做生意還是來旅遊省親的都是在言半年內蜂擁而至,整個省都像是在個節般鬧哄哄的十分熱鬧,可是一到冬季時卻是雞飛狗走,整個省像是被宣佈為"瘟疫疫區"般被人棄之如履,到處都是冷清清的十分蕭條.從火車站打的到色滿賓館的路上,看到街上車輛行人不多,到整個喀什市區就好像是周日晚上的中環一般水盡鵝飛,只比無人地帶好一點.

大家還可記起在八十年代時中國剛重開國門,這遍廣闊的土地剎時間成為外國旅行者爭先旅遊探險的熱點,那時日本的NHK還拍一以古絲綢之路為題的紀錄片,在日本和港台地區播放時揭起了一片絲路熱,每個旅行家(或是自命是旅行家的)都以征服絲路為當時的人生目標,使新疆這個偏遠的地方熱鬧起來.

要知當時甘肅新疆等地經濟發展是十分落後,雖說是"原始"可卻又是民風自然淳樸,於是極受西方發達地區那些追求保持如好,未受破壞的自然風光,民族特色和歷史文物的旅行者歡迎,前來旅遊的人絡繹不絕.來的人多了,於是各式各樣的旅遊工業便隨之興起,一向收入不多的新疆人,不論是漢人還是回人都有不少投身於旅遊工業.如此旅遊業便成為了新疆的經濟命脈,而有不少從事旅遊業的人也富裕起來.

可是就是太多人來,要知在人與人的交流中是相方是無可避免地互相影響的,不少受歡迎的地方在旅遊發展中漸漸地改變,像是現在的敦煌,吐魯番和天山天池南山牧場等,已變得十分商業化.不止是"景點"有改變,當地的人的改變更大,在慷慨的歐美日本的遊客薰陶下,不少從事旅遊業的當地人變成了精明的生意人,眼中看見的遊客不單是遠方來的友人,也是不可缺少的財神.

更加的是當一個地方的旅遊業發展起來後,好奇的旅行者對這個地方不再感到興趣,而取而代之的變成了一隊一隊前來觀光消費的旅遊團,尤其以國內團隊居多.於是新疆的旅遊業由八十年代的小本經營模式發展成為今天分工精細的工業化旅遊業,而一眾到來的旅客則由從前的背包客變為現在的旅遊團消費者了.

如是者到了今天,從西安一路經敦煌,吐魯番,天山,到喀什的絲綢之路就變成了一個旅遊一條龍的主題公園,城市來的消費者只要付出幾千元的團費,便可有各種級數的旅行團可供選擇參加,安安穩穩地乘坐飛機,火車旅遊專列和豪華旅遊大巴,一路大吃大喝,住空調大酒店,白晝遊境點,晚間去唱K劈酒,豪氣風發地遨遊絲路去.

可是在旅遊旺季剛要結束而漫長的淡季快要來臨前,各旅遊單位雖是閒著無聊,心裡卻總是想作出最後一擊,多掙到一分錢才收爐.那麼理所當然我在烏魯木齊便所遇上的都是饑渴的現代化專業旅遊一條龍的熱誠服務,到了喀什時一下火車我當然也是一下子被這發展成熟,無處不在的旅遊工業網絡緊緊逮住了.

色滿賓館

逃過了在火車出站口處各式賓館和旅遊行營業員的圍攻(因為他們要把我這稀客弄上他們的車子上去),可是偏偏卻是獨缺了色滿賓館的人員,只好自行打的前去,上了的士卻又被那的士司機遊說包車子到喀什各處遊覽.最後終於到了色滿賓館,看到的卻是一座三層多高的水泥房子,奇怪的是大樓旁邊是一間"海鮮酒家",跟先前想像的十九世紀建築有點出入.


走進大堂前台一問,一個標間要150元,雖遠比烏魯木齊的酒店平宜,但還是比從前的紅山賓館70到80元的房價差得遠了.整個大堂都是冷清清的,旁邊有個旅遊小賣部,放著的都是些起貴的旅遊用品,一些用來騙騙"小日本"和"老外"的"傳統手工藝品"和當地旅行團的資料等等,可是因為來客稀少,竟然沒有人在值班,和外面所見的私營旅遊單位的態度完全不一樣.

往下來後在賓館到處閒逛,走到一面的花園去,發現花園後有一列舊平房,其中一個門口上掛著一個牌子寫著喀什國旅,可是重門深鎖,不知是否在休息還是已經關門大吉等待來年旺季再開.旁邊還有一座古色古香的房子,前面兩棵大樹中間懸空掛著一條帶子寫著"XX餐飲娛樂城",那房子正門上掛著的牌子寫著"VIP",旁邊還有一個牌子寫著"1890年原沙俄領事館",原來文物變成了夜店貴賓房,真是意想不到.

晚上到樓下的餐廳吃晚飯,坐在花園中"雅座",要了我最愛吃的糖醋里脊,一邊吃飯一邊看"民族歌舞"表演,花園中約坐了十張檯子的客人在吃飯,其中以外國人居多,可是大都是中年以上的,看樣子像是富貴旅行團居多,散客居少.

香妃墓

第二天早上起來,打的到香妃墓看看.的士往城外跑去,沿著公路兩旁種滿了白楊樹,聽說是清未時建省初期,因為前來庶邊的兵卒多是來自江南兩湖一帶,為防風沙和一解鄉愁,當時的總督,好像是曾國潘(還是林則徐?)下令遍植楊樹,後來在中共入疆後在五十年代也是以廣植白楊樹以治風沙,所以到了今天在南疆喀什到處都可見到公路兩旁豎立一列列高大的白楊,兩旁高高的樹冠蓋著天空,而到了秋天時樹上所有的樹葉都轉成金黃色,公路便變成了一條連綿百里的黃金隧道了.


到了香妃墓園大門口,前面是一列售賣旅遊紀念品的小攤檔,都是些小刀飾物等等,攤檔大都是維族老鄉經營的,一看見有遊客光臨,便擁上前來彈其三寸不爛之舌推銷.可是碰上我這個不好紀念品的人看也不看便逃進大門去,他們真是白費氣力緣木求魚了,只好在後面大嘆甚麼還未開賬發市.

香妃墓其實是當地在清朝時統治喀什地區的一個維族大族的回教禮拜堂,後來建了一個墓園,埋葬族人.傳說是當時的一個族長為討好乾隆皇帝而把女兒當成禮物貢品,據說那女子貌美如花,身上會發出淡淡的天然香氣,故名香香公主,可是她心中不願遠嫁北京,到了北京後不理皇上如何寵幸,最後還是因恩鄉情切,抑鬱寡歡而病逝,後來遺體千里遙遙運回家鄉安葬云云,故有香妃墓此名.

後來又先有金庸之"書劍恩仇錄"中老吹香香公主,紅花會主陳家洛和乾隆皇的三國關係,後有還珠格格續集中老吹香香公主和趙薇,林心如等格格之胡鬧故事,在這些以漢族觀點出發的故事影響下,便香妃墓大受中港台遊客歡迎,到了今天竟然成為了"中國人"到喀什旅遊必到之處,也成為了維族人做遊客生意的地盤,這可是當時建立墓園萬萬想不到的.試想這個從前是在回族世界顯赫一時的世家大族的莊嚴聖堂墓園,在今天竟然成為漢人發夢編故事的題材和旅遊點,世事變化,無其不有.


香妃墓其實不大,只有一座圖穹頂的大殿墓堂,前面有一個小花園,旁邊還有一個回教廟,看了一陣子我便離去了.

喀什市的新舊交替

跟著再到市中心的大清真寺看看,到達時剛好做完中午禮拜,待來做禮拜的人潮散去後,才能進去看看.其實所有清真寺內裡都是一個模樣,都是一列長長的大堂,由一列列的木柱支撐著天花,供人不論天氣都可在大殿內朝拜.

艾提尕清真寺的大門
 
大清真寺前面是一個大廣場,廣場前面和兩側都是現代化的商場,售賣的都是衣服,電器等從"口內",即嘉裕關內大陸生產的貨品,但是最有趣的還是在大清真寺旁邊的市集,這市集都是一些古舊的橫街窄巷,兩旁都是些上百年歷史的回式土磚木構的兩層樓房,街市上的小攤擋賣的東西由旅遊念品如小刀,地毯等到各種維族日常生活用品及傳統的農產食品,而樓房下的商店中多是回民食店,賣古玩的店鋪和還有很多給人鑲金假牙的牙醫,樓上的多是民居.市集上可以找到各式各樣維族日用傳統的東西,真是十分有趣.


大陸的城市規劃都是千篇一律,都是有些水泥大街橫直貫穿全市,大街兩旁都是新建的水泥樓房,外牆多以藍色玻璃裝飾,樓下的店鋪多是些超市百貨商店,內裡售賣的都是些各種從內地生產的工業產品,或是酒樓食肆,樓上多是作為旅遊酒店和商業辦公空,又或是日夜經營的網吧等.而躲藏在大街大樓後面的才是原本的古舊建築,大都是些灰茫茫的,在五六十年代建成的破舊多層水泥樓房作為民居.

喀什的城市建設和其他內地城市差不多,大街上除了可以看見些維語寫的招牌標語外,大街兩旁都是些大陸"現代化"的建設,完全沒有一點中亞回教的風格,初到步時使我十分失望,可是還好在大街大樓後藏的多是些原本的維族舊式建築,都是些泥黃色的土房子和小巷,很有中亞風格.

要不是大陸城市發展都是著重粉飾門面,地方官好把大街弄得"現代化",看得見的就是政績,後街看不見的就算了,才會在"現代化"的大前題下保留上這些"不可見人"的舊城區.要是連這些後街也要改造"現代化",那麼在這個古老的維族城市裡苟延殘喘的古舊建築和傳統的市井生活文化也會蕩然無存,要是一點傳統風味也沒有,那時只怕和其他大陸城市一般,沒有意思了.

逛完了市集,卻沒有買任何東西,就回到色滿賓館去.打發了一天時間,可是還有兩天要待在喀什,於是想往外面走走看,而我對庫車的千佛洞,和田的河中撈玉和英吉沙的沙漠沙丘的興趣都比不上中巴公路上帕米爾高原風光吸引,就決定要去中巴公路一趟.

包車豪華遊

去中巴公路有兩個方法,一是搭班車,一是包車,不同的除了是價錢相差一大截外,包車的好處就是省時間和有預算,這樣我就可在兩天內完成行程及時回到喀什,要不是就會趕不上先前買好的火車票回烏魯木齊,也就會趕不及回深圳的航班了.請假旅遊,就是會給先前定好的行程時間綁手綁腳,想在行程中作點改變也不成,一點彈性也沒有,有時會使人十分無癮.

既然搭班車是不可行,就只有包車了,我到色滿賓館後面的中旅社問一下價錢,哇哇!要成1800元這麼多,就是找人合伴包車分攤也是太貴,而且這時是旅遊淡季,那裡可以多找幾個人剛好又是要去中巴公路的人來包車呢?只好留下手電,再到外面碰碰運氣.

到了色滿對面的John's cafe問問,他們的車子要1400元,便宜了一大截,可是一個人來說還是太貴了,既然那裡還是有車沒人,聽說中旅社說如要到中巴公路的塔什庫爾干要弄個邊防証,於是我便去了附近的武警邊防大隊查問,問好了原來港澳同胞不用搞甚麼邊防証,跟北疆喀納斯一樣只要回鄉証就成,我便會到賓館房間裡看電視等消息.

到了差不多是晚飯時間,我再到John's cafe看看,那老闆娘一看見我就熱情招呼,原來剛好來了一對國內的年輕男女客人,也想找車子到中巴公路去,可是也湊不夠人而還未決定走不走,老闆見我剛好來吃飯,便趕忙拉攏我們一起包車,好搞成一單生意.

原來那對男女是一對情侶,都是武漢人,可是都在北京的IT公司工作,和我一樣都是放假來玩,可是他們的假期比我長,先去北疆喀納斯,再到伊寧,天山巴音布魯克,然後經庫車到喀什,也是趕著時間要回去,所以來找車子.大家本來都是心想大有可能會找不到人包車,中巴公路之行程將要作擺,那知可在晚上來臨前找到人,大家都覺得很有運氣.這樣車子的事情就定下來,商議好行程價錢後,決定好在明天早出發.

很多遊客以為去"偏僻的地方"旅行時一定要找旅行社請導遊和包車子,因為大家以為坐班車很可能會誤點而阻礙行程,坐班車又不可隨意停車拍照,還有外地人坐班車又容易成為當地人的犯罪目標,加上心理上認為"間中"去旅行就要對自己好點,所以都願意多付錢,於是大家都不得意付出大把金錢作為導遊費,包車費,而給旅行社白賺了.

就以這次中巴公路包車為例,車費共RMB1,400,三人分擔,我的一份就是RMB460左右,行程共花了兩日一夜.可是一年之後,即是2002年7月時我和一位內地朋友從西藏經新藏公路來到了南疆,再到中巴公路遊玩,全程都是乘搭班車及打便車,也是花了兩日一夜,每人車費只花了約RMB100而已.可見旅遊時因怕事怕死的心態而導致的經濟損失是多大,錢花得多冤枉,還白給旅行社當肥羊宰了.

說到底,當時還有點錢,不論是食,住,行的花費都是較隨意的,直到後來的旅行才越來越省錢,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對從前的浪費感到不好意思,那時真是有點兒"折墮",不過這已是彼一時,此一時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