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4, 2001

自費活動

(2001年9月24日, 布爾津)

自費活動

        第二天早上醒來,高山上的清晨特別寒冷,那廣東導遊因為要照顧團友及帶他們到處拍照遊玩,大清早便要出發了,而我同房的那兩個湖北團友從被窩中爬起來,大概因為太冷而口中嘀嘀咕咕著,眾人趕緊吃過早點暖暖身,導遊便宣布早上的活動,原來是自費騎馬登山到觀魚亭,大概是因昨天的遊船河太令人失望,沒有幾個團友有興趣.


        雖然太陽已經出來,但因為太早起床和之前路途辛苦,大伙兒既然回到房間睡覺去!這樣實在是太可惜了,老遠來這裡腄覺?可是對於騎馬我又不大感興趣,可能是因為之前一年曾在四川四姑娘山連續騎了三天馬騎得怕了,還有喀納斯的最大賣點應是其金色秋山,於是我還是決定再到昨天去過的河邊淺道和喀納斯湖畔逛逛.

        其實遠山不止是看魚,還可以看到全個喀納斯湖和遠處中俄邊境的友誼峰雪峰,可是十分漂亮,錯過了真是可惜.


瑞典來的老外

        下午回到小村子吃飯,準備下午開車回去,赫然見到一名中年老外在村子裡閒逛,好像在找東西,跟著坐在我們住的小旅館前脫下上衣曬太陽,跟著見到同來的那對上海家庭的女士和他搭訕,於是我也好奇走過去旁邊八卦一下.

        原來那老外是專程從瑞典來新疆旅行,因是瑞典人所以不怕冷了,他說他的袓父在二十世初曾到中國西北探險,曾在新疆的沙漠中發現了一座千年歷史的古城(後來才知道是樓蘭古城)和去過西藏,現在他專程前來中國看看先人在中國走過的足跡,乘興在烏市一路坐班車和順風車前來遊玩,可是來到後卻找不到便車下山回去布爾津.

        剛好這時我看見那對上海夫婦身旁的行李,其中一個包上印有PWC的Logo,啊原來是大陸同行,怪不得會說英語了.既然有國內新一輩的年青俊彥出手幫忙,應該用不到我出來獻醜了.

        等了好一會,那老外還是找不到車子,我們還未開車出發,因為那兩個湖北老鄉以前還未騎過馬,所以就租馬上了觀魚亭了,還未下來.本來想叫那老外坐我們車子下山,可是車子實在是多擠不下一個身型這麼巨大的人,只好愛莫能助了.

        最後超時個多小時,那兩湖北大叔才按著腰,腰酸背痛,啍啍呵呵地回來,看來城市人這副老骨頭真不宜舟車勞動,更不宜登山騎馬了.於是開車出發,沿來路回程下山,回程中看見一輛旅遊大巴停在臥龍灣中,一大班遊客正在湖邊忙於怕照嬉戲,不亦樂乎,赫然見到那廣東導遊在其中,也忙過不亦樂乎.
       
零下四十度

        當天黃昏回到布爾津鎮,當然再入住之前那所小旅館,發現鎮上那個北京來的歌舞團已經離去.晚上在小旅館地下的小飯館吃飯,和老闆伙計聊天起來,才知她們原來是一家人,現在因冬天將至,大約還有幾天就要下大雪了封路,所以鎮中大部份來打工或是做生意的人早已溜回烏市避寒過冬去.

        我問為甚麼她們不走,才知她們也是從內地來到這鎮不到幾年,錢都放到旅館食店生意上,沒有餘錢回鄉,加上她們在烏市沒有房子下腳,只好在這西北極地中渡過北疆的冬天.她們還造訴我這處每年在十一月到二月的嚴冬時,氣溫達零下四十度,積雪厚達一米多,就是大門口也被積雪堵塞,根本不可能出門一步,長達差不多半年的冬天中要在家中足不出戶地渡過,除了看書看VCD和電視外,沒有其他娛樂,悶死人也,真是難以想像.

回程時經過的"魔鬼城"
         
逃過一劫

        回到房間,同房那開車的師傅不在,大概如昨天喀納斯湖那司機所講,溜出去和其他司機喝酒泡女去,這時我提電話剛好響起來,在喀納斯湖區是收不到手機訊號,所以已有兩天沒有開電話了.

        原來來電的是在香港的公司同事周生,他跟我都是同一部門的同事,也是同期的.現在也為避開公司裁員而一同放自己大假.他這次來電就是要告訴我一個"壞消息",就是公司正式發通知予一些不幸員工,要他們在限期前自動消失,而根據可靠消息,周生和我是本部門中呼聲最高的被害人.

        這次真是暗叫好彩,要不是我們深知公司無良,我們預知裁員將至,事先在三年到期前請期來避禍,要不然三年工作經驗還未儲夠便被裁掉,搞不好千辛萬苦讀書工作所為的會計師資格也被弄得功敗垂成就不值了,所以我和周生都暗自慶幸避過一劫.

        收到周生電話那天是2001年9月24日,自動消失期限是9月28日,距離滿三年那天10月4日只差不足一個星期,現在回想起來,要是當時一時大意不加提防,便著了那所謂"國際五大"會計師樓的道兒了.

        反正現在還老遠在新疆,公司又不知我大陸手機找不到我,打定主意在十月初放完大假才回港等炒,現在可大安主意專心遊山玩水.